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君儿的博客

梦想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日志

 
 

【君儿原创】狗眼看世界(13)—负荆请罪  

2016-10-10 20:59:09|  分类: 动物杂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眼看世界(13)—— 负荆请罪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现在让我迷惑的事情越来越多了,譬如说有的狗天生对我非常友好,大老远,相隔数米,都能感受到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吸引力;有的狗仿佛前世有血海深仇,一见到我,就恨不得立马扑上来,好像我把它全家怎么样了。

太阳每一天都会照常升起,我喜欢每一个快乐的日子,尤其是吃饱喝足之后可以尽情地去草地上撒欢打滚,还有什么忧愁值得我往心里去呢。

最喜欢入睡的时候,阿姨看我的眼神非常慈爱。她总是轻轻拍着我的身子夸奖我,顺便帮俺挠挠痒,那种舒服的滋味,让我回味无穷,很多时候根本就不用数着星星就进入了梦乡。

不过,这段时间清晨一下楼,就跟约好似的,总能碰到一个小不点。听说它的名字叫金豆,学名叫小鹿狗,人家说它血统比较高贵。

可我就纳闷了,它没事就支愣着两个看着非常滑稽的大耳朵,眼球凸出来,好像一不小心就能掉出来,怎么看都像一个火星怪物。

身材干瘦得可怜,小细腿跟筷子一般粗,就这小怪物,竟然还算泊来的高贵品种。

其实我也不是嫉妒它,人家长啥样,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可是它不知道抽哪根筋了,见到我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尽管它的主人用绳子牵着它,它还是奋不顾身地朝我狂叫,好像一副蚂蚁要吞大象的气势。

先前我也不跟它一般见识。阿姨总叮嘱我,不要欺负小狗,俺也乐意将绅士狗的风格发扬光大,尽量不惹她生气。

没想到,金豆一看我不搭理它,竟然得寸进尺,见到我简直就是一副拼命的架式。有时我实在忍无可忍,也禁不住咆哮起来。还好我们都拴着绳子,否则不来一场决斗难解我心头之恨。

昨晚下了一场雨,空气湿润,阳光灿烂。阿姨开心地解开我的绳子,我一个箭步直接窜到了绿地上,就地表演起我的专长——狗打滚来。

正舒服地享受着神仙的生活,没想到一团黑影直接朝我身上扑来。我一个机灵翻起身,竟然看到了我的死敌——金豆。还没容我细思量,一场混战就在瞬间爆发了。

阿姨赶紧跑过来,把我从金豆的身上提溜下来。我喘着粗气,看着浑身颤抖的豆豆像丧家犬一样逃走,竟然一点都不心虚。反正又不是我故意找茬打架的。

“你家金豆没事吧?”阿姨抱着我走到金豆主人面前。

“应该没别的事。”那个男同志说话还蛮中听的,“小狗打架也难免的,下次咱们都注意给它们拴好绳就好。”

金豆躲在他的怀里,大气也不敢喘,小眼睛耷拉着,浑身抖个不停。

我原以为这件小事就此了解了,给它一个教训也算是点到为止了。

没想到今天晚上阿姨下班的时候跟我说,我竟然闯大祸了。

“你知不知道,你把金豆咬伤了!”阿姨直盯盯地看着我,我也用无辜的眼神回敬她。

“你是不是觉得我小题大做?诬陷你了?”

那还用说!我明明听见金豆主人说没事的,难不成它又跟别人打架了,还让我背黑锅?我假装没听见阿姨的话,躲在自己的小木屋里就是不言语。

“可能真的不是虎虎咬的吧?”老头关键时刻为我主持公道。

阿姨啼笑皆非地说:“我也希望不是呢。都是街坊,邻里邻居的。人家也没找上门来闹。可是我今天下班正好听一群老太太在议论这事,说咱们小区出了个恶狗,把金豆身上给咬了两个大窟窿,还缝线了,花了近百元。”

“那也不能认定就是咱们虎虎吧?”还是老头最解我意。

“千真万确!人家说的恶狗的模样跟咱们虎虎一模一样!”

“就算是把金豆咬伤了,但它挑衅在前,咱虎虎充其量只是正当防卫,凭什么就成了恶狗了。”

就是!就是!我心里也不服。凭什么我就成了恶狗了!还有没有天理了!是它先攻击的我,我还手还有错了?我不便反驳,可我听得真真的,一副不服气的耷拉着眉毛。

“不管怎么说咱们虎虎是大狗,总有以大欺小之嫌。这世界哪有这么多公平可讨?谁都只关心结果,起因总是被人为地忽略了。”阿姨的口气有些无可奈何。

“那你打算怎么办?”老头关切地说。

“能咋办?一会儿带虎虎慰问一下人家去。总不能让虎虎落下一个恶狗的罪名吧!”

“那倒也是。”

我看着阿姨把我的香肠一袋袋地放到一个大袋子里,敢怒不敢言!

“不服气是吧?”阿姨早就看穿了我的小心思。“你闯的祸还得俺替你擦屁股,你还有理了?”她的样子很认真。“从今天起,你一周的伙食就没有香肠了,这些都得赔给人家金豆。还有医药费,咱也得给人家出了。否则以后邻居们说你是恶狗,一旦名声坏了,大家就会嫌恶你!”

名声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活着还得考虑那么多?难道公平的世界真的没有?

“跟你说,你也不理解!公平只是相对的!人言可畏!以后你就理解我的苦心了。宁交一个朋友,不竖一个敌人!”阿姨说着便牵着我去找金豆家。

阿姨一路打听,热心的老太太真多,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金豆家楼下。

金豆家住一楼,楼后面有个小菜园子。一个男人正在里面翻捡着什么。一看到我们,立马不悦地说:“我家金豆都被你家虎虎咬伤了,你家就不能往远点溜狗,难不成还非得跑到家门口来上眼药?”

我知道做错事了,心虚地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大哥,您误会了!”阿姨赶紧解释:“我刚才下班碰到一些阿姨,说起它们打架的事。我原以为没什么事,听说金豆还缝了两针,这不给小家伙送点香肠当作慰问品,顺便补偿一些医药费。毕竟都是邻里邻居的,大家千万不要因为这点事结仇结怨才好。”

男人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说:“难得碰上你们这么通情达理的人家。都是自家的小狗,不心疼是假的。当时伤口被毛盖着,也没流血,我也没太在意。回到家才发现伤口特别深。咱家金豆毛短皮嫩,哪禁得住虎虎的獠牙呢。”说完他看似无意地瞥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低下头。“我们也不要你们的什么慰问,有这个心意就好了。”

“金豆不在?”阿姨纳闷地问。

“它刚跟我爱人出去了。这两天它一不听话,我们就吓唬它说虎虎来了!”说到这,他竟然笑出声来。“别说这招还特别管用!以前金豆特别有个性,根本不让人抱。现在只要听说虎虎来了,赶紧把我们身上窜,趴在我们身上乖乖的,像个小宝宝。”

一场怨恨顷刻间风清云淡了。

男人突然想起什么,有些着急地说:“一会儿它们就回来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宠物医生说,它身上的伤口刚缝合,不易剧烈运动,万一金豆看见虎虎,再一激动,说不定挣破伤口,反倒不好。”说完打开小门,一溜小跑出去寻找金豆去了。

我和阿姨眼睁睁地看着人家离开了。

哇!我不禁窃喜:我的香肠又属于我了

“阿姨,你们为什么要给金豆送香肠呢?”突然一个甜润的小姑娘的声音从隔壁墙头传了过来。

我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姑正闪着机灵的大眼睛瞅着我们。

阿姨耐心地解释说:“我们家的小狗跟金豆昨天打架了。”说着用眼神瞅了我一眼,然后示意了一下小姑娘。“结果它把小金豆咬伤了。阿姨特意带它给小金豆赔礼道歉来了。”

“它们打架了?小金豆平时好厉害呢。我说这几天怎么听不见它乱叫了。”小姑娘天真的童音特别悦耳。

“你是金豆家的邻居?”阿姨和颜悦色地问道。

“是啊!”小姑娘回答得很干脆。

“那你肯不肯帮阿姨一个大忙?”阿姨笑着把手袋递给小姑娘,“一会儿金豆家回来人,你帮阿姨把这个手袋给他们,再帮俺家小虎虎道个歉,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小姑娘开心地接过手袋,问道:“你家小狗叫虎虎?我特别喜欢,一看虎头虎脑的,就是一个乖乖狗。”小姑娘奶声奶气地表扬我,让我听了非常非常舒服。如果她愿意,我真的好想舔舔她的脸,表示感谢哦。

“怎么还有钱呢?金豆不吃钱!”小姑娘好奇地喊出声来。

“小金豆负伤了,阿姨也不知道它爱吃些什么。阿姨希望他们家人给它买些好吃的。”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

“你生病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馋,好想吃好吃的,对不对?”这一回小姑娘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就拜托你了!”阿姨笑着跟小姑娘挥手道别。我们走出好远,我回头还能看见小姑娘趴在墙头为我们送行。

过了些天,冤家路窄,远远地碰上金豆一家。阿姨看情形不妙,赶紧牵着我准备撤退。

“你等一下!”那天的大男人喊住阿姨,从钱包里往外拿出一张大钞票。“这钱我们不能收!小狗打架我们也有责任,给它点香肠表示一下心意就行了。”

“那怎么可以!”阿姨正色说:“咱们待狗儿跟孩子一样,孩子闯祸了,大人也有看护不周的连带责任。这只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您收下,就代表原谅我们了。希望我们两家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反目成仇就好。”

“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就不勉强你了。”说着回头把金豆从爱人怀里抱过来。

“哇,好深的伤口!”阿姨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心疼地喊了出来。“你家金豆好乖,换了别人家小狗,还不对我也苦大仇深。”

金豆确实是害怕了,瞅阿姨的眼神一直躲闪着,浑身颤栗,挣扎着挣脱男人的怀抱,另外一个女人顺势把它抱在怀里。

“妹子,你别说,现在金豆可乖巧呢。以前无法无天,自以为天下它老大。现在像个羞涩的小姑娘,看来小狗跟人一样,经一事,长一智呵。这还得感谢你们家虎虎的功劳不是?”金豆的妈妈朴实的装束透着一股慈爱的温暖,莫名地我也被自己的“壮举”感动了。

“谢谢你们的理解!”阿姨开心地拉着金豆妈妈的手,还准备跟小金豆握手言和。

可能是主人鼓励的目光起了作用,小金豆有点不情愿地哆哆嗦嗦地伸出了小前腿,让阿姨握了一下,就迅速抽了回去。

“咱家金豆狗肚里能撑大船哦。”金豆妈妈边表扬自家小宝贝边给阿姨使了一个眼色,便匆匆离开了。

我冷静地呆在一边瞅着这一场闹剧,好像完全与我无关。其实我也不想跟金豆成仇人。也许动物界的法则就是这样:成为王、败为寇。虽然残酷,也是解决纠纷的一种手段吧。

没想到阿姨竟然与金豆一家成了朋友。

瓜果成熟的季节,他们会主动送阿姨一些自家小院自产的绿色食品。金豆也不像以前那样仇视我了,每次打照面,俺们两个都仿佛约定好了,互相装作不认识,大老远就各行其道了。

其实,我也不太愿意与它在仇恨中继续消磨下去,毕竟冤家易解不易结。

还是阿姨做得高明,以理服人,四海皆通。

这一次我是真的折服阿姨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