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君儿的博客

梦想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日志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游记散文】  

2014-10-09 19:26:37|  分类: 旅游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摄影:君儿

去黑城的路上,远远望见一片荒废的胡杨林,干枯的枝干残缺不全,或立或躺或卧在沙丘上,奇形怪状,如古战场一样,没有刀光剑影,怵目惊心的疼痛令人不忍目睹。

正午的太阳毒辣辣地刺得人睁不开眼,一扫夜里接近零度的寒冷。跟随大队人马进入怪树林景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不成我千里迢迢赶赴的盛宴竟如此惨淡?

深秋的妩媚在我的梦中原本是五彩斑斓的,可是,这片领域没有颜色的明显划分,褐色的树皮龟裂成细长条状,亦被岁月剥离得所剩无几;裸露的,甚至可以说极丑陋的枝干,被生生挑断了筋骨,弯弯曲曲,变形严重,早没了勃勃生机,谈不上丝毫美感;偶尔闪过一坯绿草,也是灰迷土脸怪怪的模样。

额济纳胡杨林曾经是我的一个梦啊!每一次在精美的图片前伫足,那片金黄色的希望,总会在夜阑人静时在我心里掀起波澜;每一次遭遇人生际遇的坎坷,大漠胡杨都是我心中最坚强的支点。

如今,胡杨老了,确切地说,是死了。方圆百米的枯树林隐没在沙漠深处,天干地旱、鸟儿罕至,生命迹象便微乎其微了。沙丘低凹处,几株残喘的小生命在枯树顶端挣扎着,无精打采地耷拉着黄瘪的脑袋,犹如八十岁老妪灰白鬓旁斜插的干野菊,丝毫点缀不了枯槁的容颜,反倒徒增同病相怜的烦恼。看来世间万物都逃不过死亡的悲惨结局,我沉浸在悲哀中无法自拔。

“妈妈,你看那棵胡杨多伟大,死了那么久竟然还能开出这么奇特的花!”我顺着连连惊叫的小姑娘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在我的印象中,胡杨属于高大挺拔的树种,笑迎大漠寒潮风沙,是我心中的硬汉。如今,它极尽夸张地佝偻着身子,犹如一个横倒的V字,似乎多一点点负重就会随时压垮它孱弱的腰板;胸膛几近被掏空,半敞着怀,满是泥沙;裹身的树皮脱落在脚下,像一件破旧的衣裳,冷冷地见证着岁月无情。没想到,它竟然又高高地昂起头,开出极灿烂的“花朵”,我敢说那“花朵”绝对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美丽的插花杰作。泛白的枝丫不过数十株有余,缀满了青黄不接的叶子,略有些单薄,仿佛小小的灌木丛,团团围成一个锥形花苞向四周扩散,远远望去俨然梅花鹿美丽的犄角;再配上夸张、婀娜到极致的柔功站姿,根本不用鲜花点缀,色调简单明了、造型独特别致、蕴意深远质朴,直接把生命的顽强剪接出来,任凭世上高超的园艺师也无法量身打造。

孩童的眼睛没被污染,生与死对他们来说,就像花朵、树种轮回,每一次绽放都值得用生命的全部热情来惊呼!那一刻我莫名地为这种感动流泪了。

再放眼望去,原本死气沉沉的胡杨突然焕发了生命力,一丛丛树雕作品近乎完美地组合在一起,如莽蛇出洞、如蟠龙戏珠、如桀骜飞雕、如浴火凤凰……岁月残酷地扒了它们的皮、抽了它们的筋、断了它们的水源,绝了它们的念想,它们依然坚挺在这里,为灰白世界增添一份额外的精彩。

我想,它们本无力证明什么,历史每翻过一页,都注定会略过很多精彩。抬头仰望,天蓝得像静止的湖水,把我的忧伤慢慢沉淀下来。

没想到,镜头里胡杨倒下的姿态更令人唏嘘不已如一幅幅立体剪影,诉说着人间悲喜剧。不忍看从战场上归来,缺胳膊少腿,扑向母亲怀抱痛哭的战士;不忍看在硝烟中相互搀携、满脸憔悴却一脸坚定的难兄难弟;不忍看面对满目疮痍、老泪纵横、向苍天举臂呐喊的勇士;更不忍看在残垣断壁下默默舔噬伤口的壮士……风沙无孔不入地钻进他们的胸膛,衣不蔽体,掩盖不了铮铮铁骨的硬朗;风干的伤口被割裂成一条条鸿沟,清清楚楚地印着男人的血性。

生前寂寥,死后壮烈,英雄断腕的魅力亦不过如此悲壮吧。人固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不知道大漠胡杨何以修来这般造化,倒下千年还可以美得如此惨烈,令人锥心疼痛,却又肃然起敬?

我拾起一小块散落在脚下的枯树皮,用手轻轻一掰,便碎成一片一片。看似如此脆弱的树种,何能经受大漠烈日、风沙、干旱、苦寒的层层考验存在已是奇迹,死后不倒不朽更是难解之谜。

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它呢?原以为,老是一个非常生涩的字,对人如此,对树亦然。美人迟暮,自然对老有一种本能的抗拒;朽木不可雕,老了,化为尘土,质本洁来还洁去也是物种轮回的使命。

我久久凝视着胡杨,想从它庄严肃穆的神情里找到些许悲伤的痕迹。

“妈妈,这些游客怎么这么狠心,胡杨已经老了,多可怜呀,他们怎么还忍心坐在上面拍照。”小姑娘气愤地嘟囔起来。

微风拂过胡杨布满沧桑皱纹和弹孔的脸,我分明看到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穿透阳光散射过来。也许千年等候,只为那个疼惜的人。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隐忍。有天使庇佑,胡杨敢老吗?

当你老了,叶芝说,我会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诗里的诗情画意属于闲人雅士吧。生命之娆,在于青春妩媚哪有人会真的爱上你脸上的皱纹。

美丽的女神赫本在她五十一岁时收获了生命中最最圆满的爱情,苍老的容颜战胜了岁月的冷傲,谁又能说走过沧桑、厚重的朴实不是生命最完美的极致?过于肤浅的爱,抵制不住繁华诱惑,便逐渐失去本真的快乐。唯有风尘沉淀,洗去铅华粉饰,夕阳下莞尔一笑最颤人心魄。就像老去的胡杨,流光溢彩的金黄不再,硕硕风骨笑傲千年

母亲额上的皱纹深了,夕阳西下,不经意地站成了一棵胡杨树。风尘仆仆归的游子拥抱她的那一刻,“蛛网”纵横的脸上流下的滚烫泪珠,谁说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雨露!

老去的胡杨终归算是一个多情的种,生前没在人生舞台上演绎生命的如火如荼,死后,便化做化石,风干每一滴眼泪,执着地守候在这里,只待懂得欣赏它的人千年之后一步步靠近,细细聆听它从树洞里缓缓吹出的低沉的有些沙哑的呜咽声。

杨不会死!当它与烈日对视的那一刻,它就选择了微笑。来年,一滴雨露的滋润,枯树会发出新芽那时,我们不必惊呼,更不必沧桑的厚重、生命的轮回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它就那么自然地被大漠胡杨演绎成一个又一个传奇。

与胡杨相处半日,我终于懂得了画家梵高的寂寞,听懂了他灵魂深处的呐喊,也看懂了他每一幅斑斓色彩画作背后的渴望,亦如胡杨一般,倔强地享受孤独的煎熬,投入每一份激情,燃烧生命的亮点,与岁月抗衡输了,不哭不怨、不恨不争,静侯时光荏冉、生命轮回。

人生寂寞,悄悄地来,悄悄地走,留下一片色彩足矣,哪怕只是梦里的颜色!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不朽的胡杨【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57)|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