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君儿的博客

梦想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日志

 
 

昆都仑河的记忆【君儿原创随笔】  

2014-05-16 12:26:53|  分类: 随心笔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家里毗临昆都仑河,河漕里的细沙地便成了我童年最快乐的游戏场所。晚饭后,小伙伴们唱着歌,挽着手,开心地在沙地上玩耍,有胆大的不时地秀几个空翻跟斗,无人指导,动作亦利索干净,引来众人的啧啧称赞。

那时的孩子没有现在这么娇贵,一群疯丫头一经吆喝立马组成一个小分队,挺进沙地自然是约定俗成的目的地。夏天是孩子们最享受的季节,河两岸野花遍地,彩蝶翩跹,大自然把最原始的生态美就那么淋漓尽致地赠给了我们。捕蝴蝶是大家最乐衷的事,偶有一只彩蝶在眼前飘过,立马脱下衣衫,全然不管害羞为何物,轻手轻脚地靠近,屏住呼吸,然后把衣衫猛地罩住蝴蝶,一点点地顺着衣服缝隙扒开来。狡猾些的蝴蝶不会乱扑腾,趁着我们寻找的间隙,动作敏捷地略带些惊惶失措地急急飞走了,气得我们干瞪眼。不过,大多数的蝴蝶笨得可爱,被衣衫罩住便不停地扑腾,很快便成了我们瓶中的战利品。

  那时的粉蝶多的不计其数,有时去附近的庄稼地里游玩,脚步声稍微重一些,惊起的粉蝶腾空而起,翩翩起舞的阵势看得人眼花缭乱。粉蝶上有一层像花粉一样的东西,很容易沾到衣襟上,洗起来特别麻烦。不过,这倒成了蝴蝶保护自己的有效的保护伞——孩子们索性离它们远远的。唯有那些彩色的蝴蝶,成了孩子们追逐的对象,一经发现便杀无赧。现在想起来,死于我们手下的彩蝶不计其数,如果做成标本保藏起来,说不定也会有大的升值空间。

雨季来临时,蜻蜓便多了起来。孩子们不管三七二十一,见到一个捉一个。最惨的是,蜻蜓交尾时,双双成了我们的阶下囚。大人们见了,总不免斥责我们几句,说蜻蜓是益虫,吃蚊子。可是,看它傻乎乎的模样,轻易就成了我们的俘虏,怎么也无法把它与蚊子联想到一起。可恶的蚊子无孔不入地吸我们的血,让我们忍无可忍,却又奈何不得,如此笨的蜻蜓居然能吃蚊子?想想真的不可思议!大自然的奥妙太多了,想多了只能让我们的小脑袋瓜爆裂,索性听大人的话,放蜻蜓们一条生路。

蚂蚱是众人皆知的害虫。虫灾泛滥的时候,小伙伴们自发地结成小分队,下课后便拿了一个袋子挺进庄稼地。蚂蚱的防范意识比较强烈,跳跃功夫堪称一流。不过,它的智商不算高,我们算准了它跳跃的方向,就在它起身的时候用衣服罩住它,短平快打得又准又稳又狠,不一会功夫,百余只蚂蚱便成了我们的囊中物,一部分分给家里养的鸡,个大些的,索性放在炉子上烘烤。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蚂蚱也是肉,居然成了小伙伴们偷偷解馋的零食。

昆都仑河的记忆【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暴雨来临时,防汛工作便成了重中之重。只记得那年的暴雨特别多,一下就连着几天,冰雹像玻璃球一样,噼里啪啦打得木制的窗棂快散了架。大人们惊惶失措地加班加点,据母亲说在装沙袋,以防河堤被暴涨的河水冲烂,可能会把我家淹了。那时年幼,实在不懂得母亲在担心什么,还暗自庆幸暴雨来的及时。因为水位上涨,上游的水库会放水,成群结队的大鲤鱼会冲破牢笼,随着不断翻涌的水流顺流而下,偶尔窜出水面,眼尖的小伙伴们便会眼红地惊叫起来,胆大的壮汉索性拿出捕鱼的大网,欢腾的场面自然成了各路神仙跃跃欲试的比武场。

那时特别羡慕邻居家有三个壮小伙,每到防汛季节,他们家捕的鱼足够一年的肉食。隔着薄薄的一层院墙,奇香无比的炖鱼香飘十里,馋得我的哈喇子流成了一股小溪,天长日久渗进了童年的记忆里。以至于若干年后,对红烧鲤鱼有一种青睐,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记得那年夏天,他们家捕的鱼特别多,分了一点给我们家,母亲乐得逢人便说养儿子多的好,把我们姐妹气得憋闷了好几天。突然有一天晚上,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母亲轻声告诉我们说他们家的小儿子捕鱼时出事了,被洪水卷走了,幸好被下游的居民救了起来,不过暂时神智不清,急得一家人团团转,发誓以后再也不捕鱼了。母亲连连叮嘱我们,大水很无情,会随时要了我们的命。不知是惊恐过度,还是那瘆人的哭声让我畏惧,对水从此有了芥蒂,再也不敢轻易涉水,自然成了汗鸭子。

过后没几天,父亲和母亲在一天夜里把我们姐妹叫醒,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装,闹哄哄地上了一辆遮篷大卡车。外面的雨还在下着,简陋的雨布不停地流着水,我躲在人群里大气不敢吭一声。卡车载着很多人,一些陌生的面孔再加上急躁的心里,看起来多少有些恐怖。颠颠簸簸地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学校,母亲把我们安顿在课桌上,给我们盖上破旧的被子,一觉过后,天蒙蒙亮,饿得“肚子咕噜咕噜”乱叫,刚想像往常一样打开柜门找饽饽(北方的馒头),结果发现母亲一眼的红血丝,头发零乱地炸成一团。母亲唉声叹气地说,我们的家回不去了,可能被大水冲毁了,让我们忍着点饿,可能一会儿会有人送食物来。父亲愁眉不展,与很多男人聚在一起商谈着什么。年幼的我,还不懂得逃难的艰辛,只关心那片沙土还会不会在,那片草地还会不会有蝴蝶。擦了擦眼睛,突然醒悟过来,左顾右盼寻找熟悉的小伙伴,结果不一会儿功夫,几个小伙伴们便手挽着手捉起了迷藏,全然不管大人们在水深火热中煎熬。

还好,我们在学校里只呆了两天。暴雨过后,洪水退去,大卡车又把我们送回了家。母亲一开门就哭了,惹得我们不自觉地陪着掉眼泪。“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狗窝!”母亲一边感叹着,一边赶紧生火做饭,又买了点肉包了顿饺子,劫后余生的快乐传染性极高,吃过喷香的饺子,竟然暗暗祈祷下一次暴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样我就有机会吃饺子了,也有机会看着母亲父亲不用上班,一家人团团圆圆在一起。

以后生活渐渐好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发现河沙是最好的建材,结果挖沙工人像蚂蚁一样地涌入河滩,一个个大坑疮夷百孔,惨不忍睹;机器轰隆,铲平了野地,盖起了高楼大厦。那些熟悉的小昆虫们,一夜之间消失殆尽。高高的水泥大坝坚固牢实,早已断流的河水留下了大片皲裂的土地,我熟悉的小伙伴们大都随着家人陆陆续续地搬走了,蝴蝶飞了,蚂蚱没了,童年的记忆被生生地斩断了,年幼的心莫名地竟有一丝疼痛。于是选择了离开,离开了我童年中给我带来最多快乐的地方。

漂泊了好久,家人告诉我,昔日的河畔已被改造成水上景观。不由得惊喜万分,遂踏上了童年的寻梦之旅。

小桥流水,雕梁画柱,垂柳依依,颇有江南风韵。嬉戏的人很多,远处还有狗儿们下水表演着五花八门的狗刨,逗得围观的游客哈哈大笑。只是我遍寻了一回,终没找到我梦中熟悉的彩蝶、蜻蜓和蚂蚱。也许梦走远了,只能停在童年的记忆里,恁世间最美丽的画笔也描绘不出我心中的向往。

突然,一群喜鹊叽叽喳喳地从我头顶掠过,几只不知名的水鸟在河面上表演着惊险的飞翔动作,衔走了我的落寞与失意。原来,记忆的色彩一经小精灵的雕琢,昨日黄花瞬间便成了一幅盛开的画卷,只待有缘的我,借着烛光,在记忆深处,找到那首怀旧的流淌着快乐的儿歌。

  评论这张
 
阅读(834)| 评论(1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