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君儿的博客

梦想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日志

 
 

猪肉烩菜【君儿原创随笔】  

2013-12-24 11:15:58|  分类: 随心笔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猪肉烩菜

 

猪肉烩菜,顾名思义就是把肉和菜杂七杂八放在一起乱炖。当然了,乱炖也得讲究章法和火候,否则乱炖就成了一锅煮,味道和卖相就可想而知了。

小时候家里孩子多,大烩菜自然是主打菜。不过那时粮油限制,经济又拮据,自然不可能见到大肉当主料。所谓的猪肉烩菜,充其量就只有几片肥肉漂着,味道寡淡无味。现在经济条件好了,东北菜中的猪肉烩酸菜逐渐风靡起来,原来上不得台面的菜经“翠花——上酸菜了……”这么一吆喝,居然成了特色菜,赶紧重操旧业把这道菜发扬光大。

五花肉是大烩菜的主料,肥瘦均匀比较厚实的五花肉是上品,先用葱姜炒出油,再用白糖、酱油红烧,其香自溢,然后再按顺序依次放白菜或酸菜、豆腐、粉条,出锅时用蒜调味。北方特别讲究的杀猪烩菜是一道名菜,家养的猪刚刚宰杀时,膘肥得流油,新鲜就是最好的调料。倘若炖上一锅,十里飘香绝不是虚言。

猪肉烩菜【君儿原创随笔】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母亲在我八岁时抓了一只小猪崽喂养。中午放学时,去离家不远的草地挖一些野菜就成了我的主要任务之一。回到家放下书包就得剁猪食,那只小猪崽早已饿得嗷嗷叫,一双小眼睛贼溜溜地瞅着我,看得我直发憷。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它一看见我就开心地拿嘴拱门跟我打招呼。它憨傻傻的,吃和睡是它最大的享受。吃得高兴时,嘴里还哼哼地叫个不停。有时我放学贪玩,误了它吃饭的时间,回家自然少不了遭到大人的一番训斥,便把恶气撒到它头上,故意把猪食的块剁得很大。可是,人家丝毫不介意,噎得直瞪眼,难受的模样刺激着我的良心,从此再不敢“虐待”它。

这小猪说起来也算福大命大,有一次不知怎么钻出猪圈,跑到邻居家去撒欢,结果一脚踩空掉到菜窖里了。邻居下班回家听到动物的叫声,刚开始还怕得惊出一身冷汗,一看是我家小猪,赶紧告知我家。一个壮汉小心翼翼地下到三米深的菜窖,用绳子把它拽上来,竟然毫发无损。

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雪后初晴,北风呼啸着,一群陌生人聚集在我家门口。小猪经过一年多的精心喂养,已经长成膘肥体壮的大猪。它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说什么也不让那些人靠近,发疯一样攻击用绳索捆绑它的人。我吓得直往大人身后躲。最终它还是被制服了,临走时眼睛还直瞪瞪地瞅着我。两个壮汉肩挑着它走了,它凄厉的叫声竟然被人群的欢呼声所掩盖了。

那年的冬天是我们家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香香的猪肉烩菜终于成了盘中餐,对小猪的愧疚逐渐被美味代替。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我哪里还顾得上珍惜与小猪的友谊。

母亲借了一口大锅,炖了好大一锅烩菜,把肉挑出来,盛了满满一大碗给邻居挨家挨户送去,差不多送了十来碗。我们心中纵有太多不舍,也不敢吱声干涉大人的事。那时的邻里关系简单又和谐,谁家缺了什么,直接登门入户去借,也不用敲门,谁家都没有在白天锁门的习惯。不像现在,美观的防盗门隔开了自己与外界的联系,邻里之间住上十年还不知对方姓甚名谁。

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善良的她总是提醒我们: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记得事后母亲为我们每人盛上一碗看不见肉的烩菜,笑呵呵地向我们解释说:“咱家小猪能平安长这么大,邻居们没少帮忙,咱们不能忘了人家的恩情不是?”

猪肉在当时是稀罕品,母亲自然得精打细算过日子。每天做菜时只切下一小块,其余的放在凉房里冻起来等着过年吃。没想到被贼惦记上了,一夜之间门被撬了,肉没了踪影。母亲气得跺脚直哭,后悔没给孩子们早吃了。赶紧去派出所报了案。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偷肉贼竟然是本街坊一个邻居家的孩子。孩子的父亲亲自登门认错,象征性地补偿了一点钱。邻里之间平素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母亲也没太追究。不过母亲从此再也没有养过猪。

“我还是非常想念母亲做的红烧肉烩菜,我上高中的时候,曾经吃过满满一大碗肉,那个香啊,至今想起来还止不住口水直流。”每当我精心烹制完菜肴,爱人吃着我炖的香香的肉块,还不忘跟我念叨他母亲的手艺,一脸的憧憬让我对婆婆的手艺崇拜得不得了。

前年终于有机会见识了婆婆的红烧肉烩菜,一碗的油腻,只瞟了一眼食欲立马就消失了。老公夹起一块,没嚼几下便吐了出来,用疑惑的眼神瞅着他母亲。

“没尝出你想念的味道吧?”我揶揄着他,算是替他解围。“别说是红烧肉,那时就是肥肉炼出的渣也是上等美味。不是菜的口味变了,是你的味蕾变得越来越挑剔了。”

常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母亲深谙其理,想着法地改善家中伙食。瘦肉不禁吃,买肉时母亲就特别叮嘱我们要买膘最肥的,把肥肉先炼出荤油以备将来炒菜,然用肉渣和成包子焰,在当时也是很奢侈的美味。现在好吃的东西太多了,可是怎么吃也吃不出母亲儿时做的味道。母亲的伟大确实是苦日子逼出来的,孩子们知足的味蕾也是苦日子炼就的。

母亲走了二十年了,带着那么多遗憾离开了我。有时,望着桌上飘香的猪肉烩菜,母亲愁苦的眼神就会浮现在眼前。如果母亲还在多好,我会为她做上一锅美味的猪肉烩菜,让她安安心心地过好每一个冬天,再也不用为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而犯愁。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1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