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君儿的博客

梦想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日志

 
 

魂归红楼【君儿原创散文】  

2013-01-09 10:35:27|  分类: 抒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以为淡定已经是沧桑之后的符号,习惯了仓促岁月流逝的梦里的黑白颜色,看惯了秋风苦雨无处话悲凉的麻木,可是,为什么,这首熟悉的旋律一经响起,那凄婉的音韵里便载满了爱恨情仇,如潮的往事便蜂拥而来,眼泪便会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一嗟三叹的“花落人亡两不知”把《葬花吟》这首歌的主旋律一步步推向高潮,如怨如诉如悲如泣,似一把锥心的匕首,慢慢刺向心灵的最柔软处,红尘中的那些凡念,在泪水的漩涡里打着转,再也找不到情感的出口,只好和着血泪低和一曲《枉凝眉》,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心头却上眉头。那些写满红颜薄命的判词,一字字、一句句如点点离愁的秋雨,欲说还休,已然将人间情感的无奈与遗憾一幕幕映现在眼前。

陈力倾情演唱着这首老歌,亦如二十多年前的悲情投入,脸颊上轻轻滑过的点点泪痕,在舞台灯光的照耀下依然闪烁着纯净的梦幻光采。沧桑岁月没有抹去她沉寂多年的风采神韵,她的歌声依旧干净清亮,婉转得象午夜的夜莺,没有丝毫的杂质和苍老。据说,她用四年多的时间倾情演绎了《红楼梦》插曲之后,便隐居加拿大至今,也许,这些用生命写就的跳跃音符已经同她未来的生活融成了一个整体,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如一坛老酒,窖藏多年,不忍示众,一经开启,浓香醇厚,顷刻间便唤醒了我们沉睡多年的记忆,让我们的思绪顺着她的音线,抚摸着《红楼梦》的脉搏,去捕捉那些残存在旧梦里的温柔,在宝黛的悲剧里寻找那种叫做爱情的永恒……情人泪【君儿原创散文】 - 君儿 - 君儿的博客

最早接触《红楼梦》的版本还是竖排的繁体字,当时年纪尚轻,也不过十四、五岁,着实看不大懂,可是,每次读到这首《葬花吟》,小小年纪总不免为黛玉的多愁善感所感染,那种寄人篱下的悲凉、爱到深处的彷徨、满腹才情的无用、欲说泪流的痛楚,点点滴滴,点点滴滴全是情人泪!这些玲珑的诗句竟然能够穿透我的胸膛,让我莫名地为一个活在红楼中的才女扼腕叹息。

更不敢看黛玉焚稿的那段绝决,当她万念俱灰地焚烧了平日里最为珍惜的诗稿,喊着心上人的名字,无奈地闭上泪眼,那一刻香消魂断,花落人亡两不知,唏嘘短叹之余,小小的我似乎已经懂得了她的落寞、她的忧伤、她的无奈。缘尽人散,爱恨成空,生死两茫茫。永远的痛留给最爱的人,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直看到宝玉哭祭,真情流露的瞬间,天摇地动。怨他傻、怨他痴,更怨他不争的懦弱,可是,一个情字终载不动许多愁!误会重重,侯门深锁;爱恨交织,世事无奈,人世间才有了这么多无奈的分分合合,凄凄怨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样的梦多美!每一个在爱恨情仇里挣扎过的人,读着这样的诗句都会信心百倍。两小无猜的相悦,两情缱绻的相依曾经羡煞多少痴男怨女。可是,现实的无奈,那么多的不堪和丑陋,总会打碎一地的相思。只好仰天一声长叹,“侬今葬花人笑疾,他年葬侬知是谁?”满眼的泪水,已经流尽了韶华里的最后一滴相思泪,也把青春的梦幻埋葬在苦海深处。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也许繁华如梦,天堂的尽头才能铺满无忧石,徜徉在相思小径,梦里花落才有了丝丝细雨润无声。

魂归红楼,方知千秋岁月如梦。黛玉香魂一缕化为歌,这首绝唱便成为爱情史诗,留给每一个痴男怨女一片洁净的天空,也让爱情的神话延续着它神秘的色彩,一代代地影响着飞蛾们前扑后继地演绎着悲情的片断,写满了眼泪,也画满了凄艾的眼神,但动人的依旧是那片童贞的灿烂……

二十多年过去了,懵懂的岁月让我们感知了岁月成熟的代价,红楼里的恩恩怨怨也让我们看透了情感更迭的苍凉,陈晓旭的仙逝又让红颜薄命的路上多了一个孤魂。每一次想起她饰演的黛玉,一颦一笑,一嗔一怒,仿佛写尽了春华秋实的圆满。无奈感叹:天妒红颜,天妒红颜!

也许,她前生就是曹公笔下的精灵,只为完成这个使命所生,倾情一生演绎了这个至今无人超越的精典角色,将最美的瞬间留给了记忆。当她皈依佛门,平静地离开人世,最美的笑容里一定写满了黛玉生前的渴望,飘逸的花中仙子藏在百花丛中,一任群芳妒,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落英缤纷,这满目的灿烂应是良辰美景虚设,如果挽着爱人的手,细语一段心声,这难得的惬意怎一个爽字了得!

只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黛玉葬花的忧伤、泪水和祈盼,终敌不过人情世故的残酷;晓旭的妩媚多情也敌不过岁月杀手的冷酷。香消玉殒,红楼薄命,宿命的安排。来过,爱过,辉煌过,也许就是她们一生的荣耀。“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可怜如花女儿心,只能在天堂的梦里展现她们最凄美的愿望。

红尘一曲将离别,人去楼空始知空。携着梦的牵引,愁肠百结,那凄婉的歌声,早已经将蠢动的情愫团团困住,再也找不到栖息的归宿。如今一遍遍地在这首老歌的旋律里徘徊,陶醉在低咽的音律里,生命的咏叹便不知不觉划上了一个沉重的休止符。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抬起一双泪眼,恍惚中看到黛玉回眸一笑,把握今生的爱情才是每个性情女人的福运,且行且珍惜!

穿过世俗的荆棘,阳光已经刺痛了寻找真爱的双眼,那些隐藏在心灵深处的绝唱却依旧会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温暖旅程的寂寞,让失意的人们想起那些遥远的故事里,也曾经有过那样一双执着寻找梦的眼睛,也曾经给如许湛蓝的天空抹过如霞的云彩……   

精美的日志线(引用) - 落叶听语 - 落叶听语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1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